海峰棋院 logo

最新消息

2022.03.10| 媒體報導

【2022/03/10【名人賽回顧 陳長清:我的勁敵周老師】


【2022/03/10【名人賽回顧 陳長清:我的勁敵周老師】

都說棋壇是一個武林。台灣圍棋雖然發展較他國稍晚,但草莽間臥虎藏龍,70年代,台北新公園(現228和平紀念公園)旁的奕園無疑是早年,國內武林高手之間切磋、過招的所在。

1979年,陳長清首度參戰圍棋名人賽。雖說是第一次參賽,但陳長清「奕園戰將」的威名早在棋壇盛傳多時,業餘時期甚至有「職業殺手」的稱號,如今晉升職業,陳長清更痛下決心,擱下在南部的棋社,從高雄隻身北上,下塌在西門飯店,一心為職業棋賽備戰,可說是破釜沉舟,也可說是志在必得。

猛龍要過江,陳長清的棋風力量巨大,名人賽初試啼聲,果然不負盛名,在賽中大殺四方;眼看他氣勢如虹、見招拆招,一路殺進挑戰賽,卻在七番勝負中,被當時的名人賽霸主周咸亨一把攔胡。

好幾盤棋,陳長清僅輸半目,最後二比四惜敗,未能取得名人頭銜。

儘管許多棋只輸半目,卻在陳長清心裡長出一個疙瘩。「好大的一個半目!」他鐵定在心裡這樣納悶,尤其同年,他在棋王賽循環圈中再與周咸亨交手、爭奪挑戰權,一樣是輸半目,無緣挑戰棋王,簡直是痛不欲生。

「我(的棋)重視實利,中盤喜歡戰鬥,假如他在前半盤大幅領先,我一求戰,他就退讓;我經常感到力量使不出來,好像打在綿花上,被人四兩撥千斤。每一次我重拳出去,他輕輕一撥,我就不見了。」

在陳長清的口中,周咸亨的棋既穩且厚,還隱隱夾帶柔勁,將他力大無窮的強棋化作無形,彷彿洪拳師傅碰上太極高手,最終常常就差半目,功虧一簣。

「我生氣了很久,」他說。但輸就是輸,生悶氣也沒有用,唯有深刻檢討。陳長清重新檢視自己的棋,發現自己每回對上周咸亨,因為大局觀、佈局略遜一籌,前半盤一但落後,不管中後盤如何努力追趕,對手只要容忍一步、保持領先,便讓他無從施力。

為了在隔年名人賽一雪前恥,陳長清構思出一場特訓。除了私下不斷覆盤,盤點自身弱點,為徹底研究周咸亨的棋路,他找上奧援,向應氏基金會的秘書長姚祥義討一份新工作:充當周咸亨的專屬記譜員。

從來,比賽記譜的工作都是由初階棋士擔當,陳長清雖說剛上職業,但已身具台灣頂尖棋士的棋力,做記譜員根本是大材小用,但他堅持凡是周老師上陣,他就得「愛相隨」,無非就是想解構周咸亨的所思所想。這記譜員一做做了半年,堪稱當時「最強記譜員」。

不過,陳長清不只當記譜員這麼簡單,他還有秘密武器。陳長清的秘密武器就是周咸亨本人!

其實,陳長清與周咸亨兩人雖然棋逢敵手,但下了棋桌卻是氣味相投的好朋友,更是十足十的棋癡。陳長清除了長住在飯店,平時還經常往周咸亨家裡跑,能喝酒、能聊棋,出國比賽更是形影不離。於是,陳長清一邊交友,一邊刺探敵情。

「在大局上,我學到他下棋時候的大度。我以前下棋,佈局是不會下星位的,只有小目和三三。隔年對陣,我大部分也都學他的二連星佈局。」

隨著第八屆名人賽決賽逼進,陳長清再度取得挑戰權,周陳兩人將再度一決雌雄。

陳長清回憶道,當年12月入冬,兩人相約同遊西門町,半道上經過一座廟,周咸亨要求入廟拜拜,說是要為名人賽祈福;陳待在廟口等他,內心暗自竊喜:「他對上我還需要拜拜,看來我很有機會!」陳長青笑說,當時真的是信心爆棚。

二度挑戰,陳長清說,「我已經了解周老師的棋路,他會怎麼下,我大致上都能事先猜到,周老師的棋路很穩,所以全盤任何地方都要很謹慎,不能冒進,我事先也都有做好應付他佈陣的方式,他的心理狀態,我也大致了解。」

對於周咸亨,陳長清是暸若指掌,最後終於以四比一拿下七番勝負,成功登基當屆名人。

得勝的那一刻,陳長清說,他才終於放下了心中一個心結。「我終於突破這個人了!以前只要有他在的時候,上去挑戰就會被打下來,如果不突破,我就永遠沒辦法相信自己。」他堅信,人生中面對困難,都要勇於面對,從解開心結開始。「人生上我就是用圍棋的觀念,碰到任何困難,我都先找解方,絕不逃避。」

自1982年首奪台灣名人頭銜後,陳長清與周咸亨開始互有輸贏,成一時瑜亮,也開啟了五雄競逐的十年。

回顧當年光景,陳長清說,舊名人賽無疑是當時獎金最豐盛,也最崇高的圍棋頭銜,不但有報章雜誌會來報導,還有無線電視播送講棋節目,記得他也在螢光幕前露過幾次面,但記憶最深刻的還是周老師。

「人生回憶,最快樂的就是在奮鬥的那段時間。現在回想起來,倒不是說後來成名以後(印象最深刻),反而是在奮鬥的那幾年,是最值得回憶的時候。」

文/海峰棋院

合作廠商


圍棋友站